快三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文章阅读 > 校园文章 > >

台湾官民交锋的一段痛史:1963年两篇文章震撼校园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人民网>>文史

台湾官民交锋的一段痛史:1963年两篇文章震撼校园 ──“青年自觉运动”的启示

杨伟中

2011年03月11日09:57  

【字号 】    留言  论坛    手机点评  纠错

当时就读台北市大安初中的马英九,多年后回忆道:“我在教室布告栏张贴了一张大字报——我们不要做颓废的一代,更不要向历史交白卷”……

  本文摘自《文化纵横》杂志2010年10月刊

  这几年,随着两岸交流的日益密切,和关于大陆的新闻报道不断增加,一些关于大陆的负面消息,也透过各种渠道传到了台湾,其中,“公德”、“修养”与“文明”,是不少台湾民众和媒体喜欢议论的话题。

  每次拜读这些作品,我都回想起台湾曾经到处竖立、张贴的标语“请勿随地吐痰、随地便溺”等各式各样提倡公德和“精神文明”的口号。这也让我反复思考:台湾社会是怎么一路走过来的?“公民意识”是如何形成的?

  如果谈到“公德”或“德性”等问题,很多人是从个人如何“自觉”、如何“服从规范”出发,这样的角度并非全错,不过却有“见树不见林”之憾。为什么在有些社会里,人们做得到“自觉”,有的社会不行?“规范”是谁制定、如何制定的、哪些人需要遵守?生硬的“规范”与社会实际是否合拍,现实社会到底在鼓励怎样的德性?不彻底追问这些问题,泛泛地空谈“公德”或“德性”,终将归于虚无缥缈,或是八股官腔。

  从台湾历史来看,过去关于“公德”、“伦理”的讨论与实践中,往往充满了官方与民间角力的痕迹,只不过,这段历史久已被人们淡忘,值得深入挖掘。

  力所不及的伦理教育

  在蒋介石版本的“三民主义”之中,“伦理”被摆到“思想本质”的高度,其中一个因素是为了“反共抗俄”。对蒋介石来说,为了对抗向苏联一边倒的中共政权,“继承中华文化道统”、“恢复固有道德”、“宣扬三民主义”和“效忠领袖”是反攻大业的重要法宝,蒋介石的文告和各种讲话、著作之中,无不贯穿这类言论与思想。

  在这种“基本国策”下,国民党当局陆续推动“文化改造运动”(1952年)、“文化清洁运动”(1954年)和“战斗文艺运动”(1955年)等,一方面确立以“四维八德”(礼义廉耻,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反共抗俄”的精神武器,希望由上到下,全面地进行社会教育和动员,另一方面当然也有统一思想、整顿文坛、控制言论的用意。“赤色的毒”、“黄色的害”和“黑色的罪”(揭发社会黑幕的报道、作品),正是这些运动要铲除的对象。

  台湾教育当局则一直高度重视“公德”和“伦理”教育,小学生要上“生活与伦理”课,中学生要读“公民与道德”,学期结束当然还要考试。高中生读的“三民主义”当中,也有很多关于民族道德、伦理教育的内容。此外,不管是军事集训,还是劳动服务,都是推行“民族精神教育”的重要环节。

  在不断的运动、持续的教育和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国民党当局想要达成的“改革社会风气”、“精神动员”、“明礼尚义”等目标,却始终无法真正达成。官方的言论和社会的现实,也始终存在着差距,甚至有日见加深的趋势。

  震撼台湾校园的两篇文章

  1963年5月,一位来自美国纽约州的基督徒学生狄仁华(笔名),即将结束他在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攻读中国文史哲的“特别生”生活时,有感于他在台两年所见所闻,写了一篇题为《人情味与公德心》的文章,投到当时极具影响力的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副刊发表,竟引起强烈回响。

  狄仁华说了些什么呢?他说“很尊敬中国文明而且很喜欢中国人”,“欠中华民国和中国人民的债,无法还清”,但他作为一个外来者,想比较客观地谈谈当时台湾社会的“矛盾与危险”——富有人情味却缺乏公德心。

  狄仁华在台湾求学和生活中,亲见“将来要居中国指挥地位”的大学生们,没有排队习惯,考试舞弊,借用他人的廉价车票,住宿生不遵守生活公约等等。而这些自私的行为,却会伤害公众,也就是那些看似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人们的利益。

  他痛陈道,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些自私或违反规范的行为“虽然害了别人,但因为受害的人不是熟人,所以一点儿都没有自觉有罪”,他质问:“良心麻木的一代能不能尊敬法律,能不能实行法治?”“人情味是中国的一个光荣,但如果人情味侵害法律的范围,就会毒害国家!”狄仁华提出,希望中国青年发起一场提高公德心的运动。

  在狄仁华文章刊出前,法律学者俞叔平也在台大的演讲中谈他的“游德观感”,批评台湾学生“以留学为光荣”、为留学而读书的观念。他还指出,和台湾相比,德国的学生“非常俭约而富于朝气”,德国人靠各人能力谋生,没工夫也不需要应酬敷衍。台湾却酬酢频繁,还有所谓礼品店,都是为了“敷衍人情,要求他人破格作弊”。俞叔平批评道,台北有许多酒家,“酒家女郎是商人麻醉公务员的麻醉剂,在办公室里谈不了的事情,在酒家里一定可以解决”。俞叔平的演讲记录,同样发表在《中央日报》副刊。

  风起云涌的青年自觉运动

  在那个高压的戒严时代,青年学生的自觉心被这两篇文章点燃了。狄仁华文章刊出两天后,台大图书馆门前出现了署名“一群你的好同学”的公开信,发起“台大学生自觉运动”,学生喊出“不要让历史评判我们是‘颓废自私的一代’”的口号,发起者希望透过自觉运动,提高大家的公德心,摒弃自私自利,然后把这清风带到社会,改革社会上的不良风气。

  不久,台大校园贴满了大字报,写着“台大热烈展开青年自觉运动!全国同胞都等待我们去唤醒他们!”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和《中华日报》,台湾省政府的《新生报》,军方的《青年战士报》等纷纷加以报道、评论,官方的广播与电视公司也播出特别节目。由于官方媒体的大幅报道,几天之内,这场“青年自觉运动”扩展到各大学、中学校园,运动主体从“台大学生”扩展成为“中国青年”。

  当时就读台北市大安初中的马英九,多年后回忆道:“我在教室布告栏张贴了一张大字报——我们不要做颓废的一代,更不要向历史交白卷”。而马英九的学长兼友人、台大哲学系教授,中国统一联盟第一副主席王晓波则回忆,台大爆发自觉运动后,当时在台中念高三的他,本在准备大学联考,结果抛下了课业,“到处去开座谈会,刻钢板”,“然后一张一张去印,发传单、贴海报”。

台湾官民交锋的一段痛史:1963年两篇文章震撼校园

(责任编辑:吴皓)

台湾官民交锋的一段痛史:1963年两篇文章震撼校园

  关于华国锋的若干史实

  关于华国锋的若干史实

美国人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原因

  苏联历史札记

  苏联历史札记

中南海纷争:邓小平的昭雪影响毛泽东的伟大?

台湾官民交锋的一段痛史:1963年两篇文章震撼校园

黄侃在门上挂了一个小木牌,上面写“座谈不得超过五分钟”。有一次,女学生舒之锐和程俊英去黄侃处借阅杂志,见到木牌后即准备离去,黄侃说:"女学生…更多

台湾官民交锋的一段痛史:1963年两篇文章震撼校园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校园文章”的文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