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演讲与口才 > 辩论技巧 > 辩论赛 > >

大学生辩论赛退热:自媒体时代将辩论赛逼上绝路?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2014年5月24日,安徽大学在该校大学生活动中心举行了“风云杯”辩论赛的决赛。正常活动流程在决赛完结之后本应接着点评、颁奖,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一场10级辩手的告别赛紧接着举行了。在告别赛现场,三百多人位置大概只有一半左右的上座率,而之前的几场淘汰赛的上座率更只有不到三分之一。

泛娱乐时代中的辩论赛

面对校内辩论赛的衰落,安徽大学团委也感到很头疼,安徽大学团委书记高贵和说,“纵横杯”辩论赛已经做了二十年,现在也在尝试做一些突破。“去年文化艺术节我们就尝试了创新,做了一个1对1的微辩论,这是把网络中的1对1互相艾特的这种方式引导到现实生活中来。”

高贵和认为,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有独立发声的渠道使辩赛这样“发出团体声音”的比赛颇为被动。“大家不愿去群体的、一致的去表达观点,更愿意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在娱乐时代,大家都喜欢看娱乐性的节目”,安大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曾带出多队安大校内辩赛冠军的老师徐华说“娱乐节目强调参与性与互动性,而辩论赛对前来观看的人有一定要求,要有一定文化水平和耐心。”

在“风云杯”决赛的4天前,著名节目主持人乐嘉来到安徽大学举行讲座,地点同样是在大学生活动中心多功能厅,现场准备了600个座位,全场座无虚席,活动持续了2个多小时,不少同学全程站着听完了讲座。

学业与辩论间的挣扎

安徽大学辩论赛的传统强队文学院队去年在招新时,有一百人多报名,而当时只掐尖取了7个人。如今一年过去,大一的两人已经退队、大二和大三则各退掉了两个和三个人。

记者在走访调查了安徽大学14个院系的辩队后发现,虽然各院系退队现象程度不同,如管理学院大一成员至今未有退队情况发生。但各院系辩队成员退队的理由却高度吻合:“影响学习”、“其他社团活动时间冲突”、或者“很忙,没时间”。

艺术学院12级的张敏是艺术学院辩论队队长,对于队员们的退队情况,她在叹息之余也觉得,“确实院系专业课太忙,作业太多,有时还要出去写生考察”。

“辩论需要字斟句酌,这是需要投入很大精力的”,徐华认为现在的同学很多时候是想到,参加辩论队对评优评奖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不是凭自己的心去练习,不是全身心的投入。

徐华反复强调,辩论的训练效果短期内是看不到的,但长期下来就能拥有出色的口头表达能力即展现自我的机会。“天天在做这种计算,是短视的。”

评委和辩题,影响了辩赛发展?

有人质疑,有时候辩论赛的评委并没有打过辩论赛,他们的判断会造成结果的偏差,使人对辩赛失去兴趣。

“评委老师的选择确实有难度”高贵和说,在选择评委时团委会考虑三个标准:一是必有一位从事这项辩题专业的老师;二则出于对辩论技巧和逻辑性的考虑,会有一名从事逻辑学或者心理学研究的老师;三就是作为老师,要能从自己的人生阅历和经验方面来看从生活常识角度来看这个学生对辩论的理解。

而现任安徽大学校辩队队长王小兵则觉得,不同的人可能得出不同辩论结果,就像众才与专才,他们得出的结果并不能说哪一个更准确。

徐华认为辩题设置不当是辩赛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原因之一。“辩题的设置也很重要,它能看出设置辩题的人是怎么想的,是强调思维还是趣味性。”

在辩题设置的操作上,“纵横杯”由团委的老师直接敲定,而“风云杯”则是由辩协等学生组织自行决定。在制定选题时,一般则会考虑“引导学生关注国家,关注社会关注校园发展”、“引导学生更多的关注现实问题”、“引导学生去阅读一些经典书籍。”

唇枪舌战走向何方

尽管安徽大学“风云杯”结束了,但是“辩赛”这个辩论命题却远远没有结束。该校部分院系目前已经完成了换届,或是大二大三的队员的实质上已经“撒手”,把重任交付到了大一队员的手中。3个月后,即将迎来新一轮的辩队招新。

“辩论带来的回报,现在是看不见的。但辩论给人带来的口才表达和应变能力,对今后个人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徐华在采访结束前又提了一遍这个问题。

“我们并不能因为大家对辩论赛逐渐失去兴趣而放弃辩论,就像我们虽然对戏曲的关注减少了,但是也必须要做戏曲一样。”高贵和边摇着手中的笔边说着。(实现记者 唐浩 通讯员 黄梦洁 蒋依帆)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