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英语考试 > GRE > >

普林斯顿教授:中国学生那么优秀,为什么被藤校拒之门外?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什么样的学生被淘汰?每年1月底,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教授康毅滨就要从系里抱回一大包资料仔细看——里面是所有申请普林斯顿生物分子系的中国学生的材料,他负责该系在中国的招生工作,因此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中国学生,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教育的扭曲给学生带来的困扰。

普林斯顿教授:中国学生那么优秀,为什么被藤校拒之门外?

文/康毅滨 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终身正教授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教授康毅滨先生,负责该系在中国的招生工作,因此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中国学生(其中绝大部分是清华、北大、复旦、中科大等国内知名学校的尖子生),真切地感受到了中国教育给学生带来的困扰。

中国学生聪明,勤奋,但也迷茫,功利心比较重,妨碍了他们的长远发展。康毅滨在接受《星期日新闻晨报》访问时说。

什么样的学生被淘汰?

每年一月底,康毅滨就要从系里抱回一大包资料仔细看——里面是所有申请普林斯顿生物分子系的中国学生的材料。

每年,该系每年大约招收25名本科学生攻读博士,系里给康毅滨的“中国额度”4个,而他收到的申请约有七八十份。 4%左右的“成功率”。每个“申请包”主要有这些材料:本科各科成绩单,托福和GRE的考分,个人陈述, 以及推荐信。康毅滨把它们分成“定量”和“非定量”两类。分数他看得很仔细,但那些“非定量”的东西却能告诉他更多。

问:“个人陈述”有什么用?

康毅滨:就是说说你为什么想成为一个分子生物学家,为什么想来普林斯顿。

问:你看过几百份“个人陈述”,从里面看到了些什么?

康毅滨:中国学生的GRE能考得很好,但我能看出来,他们写的“陈述”经常千篇一律,缺乏特点。

问:他们给你什么印象?

康毅滨:不清楚为什么要来普林斯顿,或者过分要求完美,不敢展示真实的自己。

普林斯顿教授:中国学生那么优秀,为什么被藤校拒之门外?

问:真实鲜活的“陈述”是怎样的?”

康毅滨:有个学生是这么写的:他以前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后来才慢慢发现真正感兴趣的是生物。他申请转了系,尽管绝大多数人反对,因为没有基础,读得有些吃力,但他还是很高兴。因为每一学期都会比上一学期进步一些。他的“陈述”给我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因为它展示了一个人在寻找和实现梦想过程中的困惑和欣喜。去年我们还录取了一名学生,她在“陈述”中坦率地指出了母校的问题:她很遗憾本科四年没有接受更为全面的教育。你可以看到她的渴望。第一轮筛选,从80份申请材料中挑出10-15名左右的“候选人”。

2月初,康毅滨开始电话面试。虽然并不直接和学生面对面,但大洋彼岸传来的声音,会告诉他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

问:你会问些什么问题?

康毅滨:主要是看看英文口语能力、科研经历、随机应变的能力,以及学生的一些背景状况。

问:接到电话的学生,会很紧张吧?

康毅滨:电话面试大约一个小时,45分钟说英语,15分钟用中文。就算英语不是特别好,学生还是可以完整地表达自己的。但大部分中国学生会把它看作一个“考试”,而不是一个“对话”,所以有些会很紧张。

问:你听出了什么?

康毅滨:有些学生听得出来他(她)事先在纸上写好回答,照着念,或者是背出来。还有是“排练过度”,说得非常溜,像演讲一样,但并没有针对我的提问。

问:他们会给你留下什么印象?

康毅滨:那些答非所问的学生,我想可能没有自己做过真正独立的研究,或者对自己没对信心。我希望学生是展现一个真实的自我,而不是一个过度包装的、失去了真实性的“加工成品”。

普林斯顿教授:中国学生那么优秀,为什么被藤校拒之门外?

问:或者是我们的教育没有告诉他们,说实话是最好的回答。

康毅滨:我们要挑选的,是真的热爱科学、而且诚实的人。 去年,我几乎是在申请截止前的最后一刻才收到了一个学生的材料,条件很好,我就给他打电话。他老老实实告诉我,虽然他很早就进实验室,工作也很努力,但不知道为什么,实验总不是很顺利。但他可以很清楚地描述他在实验中遇到的问题,和为解决问题所作出的种种尝试。表面上看,他的科研并不成功,但我能感受他的认真、诚实、努力,这已经具备了一个科学家、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

电话面试并不是最终的决定。之后,康毅滨要在候选人中反覆地掂量、比较。在这个过程中,分数高低往往不是决定因素,而是从细微处看到的非智力因素。

问:分数不重要?

康毅滨:分数很重要,但不是一个绝对因素。申请普林斯顿的学生都是国内名牌大学的尖子,经过高度选择过的人,智力都没有问题。我会仔细看每一门的成绩,但并不是分数高就能入选,相反,我认为第一名和第七八名的实力并不相差太远。录取与否,智力以外的因素很重要。

我们系录取过一个河南的学生,家在农村,初中就独自在县城 ,住校读书,吃过不少苦。在电话和电邮里,我感觉到她为人谦和,没有一些被宠惯的尖子生的趾高气昂。还有个学生,他会和老师“套瓷”,但不是恭维或套近乎,而是自己的确做过研究,对老师有真正的了解,提问很专业且有深入。这样的学生,不油嘴滑舌,让人感觉到懂得认真负责,尊重机遇。但有的学生过于自信, 甚至有些傲慢,觉得自己不是去普林斯顿,就能去哈佛,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很难给人留下好印象。

进入普林斯顿后,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困扰?

来上海之前,康毅滨在福建老家待了十多天。读五年级的侄子告诉他,在他们学校,老师让每个学生都要在班上找一个“对手”。每次考试下来,赢得多的同学受表扬,输得多的要被批评。


分享到: 更多